• 2010-04-17

    新款,棚拍

    因为持续不断的阴雨,约好的外拍临时改为棚拍了。

    但因祸得福啊,出来的效果挺好的,很满意。

    感谢RUTA的配合,感谢摄影师的耐心。

    http://nvjue.taobao.com 酝酿了半年的高端牛仔已上线,朋友们可以去看看。

     

     

    图片图片

     

     

  • 搬家成本高,换工作更加,换一个城市更加更加。我经历过2次搬家,这两次经历让我仍然有后怕。

    堆成山的衣服、大箱书,笨重的洗衣机、电视、电脑等必备电器,因个人要求宽而舒适的床,大得离谱的衣橱、书桌,这些几乎都要构成必须继续留在一个深恶痛绝的地方的主要原因了。

    搬家就意味着你得丢掉很多东西,包括丢了可惜留着没用的衣服、小饰品、玩具,平时咬牙买来的昂贵厨具,而被丢掉的一切,在新的地方必须得花更多的钱去置办。否则,对于一个追求生活品质的人来说,新生活是不完整的。

    更重要的是,你丢掉了自己的努力,自己辛苦建立的人际交往圈,丢掉了自己失落的梦。那么,即使我现在有点痛苦,我能一走了之吗,我还能像大学的时候一样提个行李箱就可以出走吗。

    但,我的朋友中仍然有一些人,他们几年内可以生活在数个城市(自然是以我羡慕的姿态,包括:爱情、失业、物质生活),这其中有人甚至连已经装好的房子都可以卖掉,一下飞机,便已经悠闲的喝着早茶,拍着街道景象。从博客显示的数据来看,这些人基本上在每个城市都可以获得良好的生活氛围和精神状态。对这样的潇洒,我羡慕得都要掉口水了,但自己一点也没有这样的勇气。

    他们怎么做到的呢,假如我搬家的话,将生活必需品全部打包发出,NK;忍痛割爱丢掉很多很多东西,NK;从新在另外一个城市安家,NK;更痛苦的是,假如是经常搬家和换工作,在购物欲爆棚的时候会纠结,买3000元的宜家衣柜,还是300元的简易衣柜,哎,还是300元吧!哪怕心情超低落的时候在路边看到一个10元的娃娃,也要想想,买下来是为了丢掉吗?瞧瞧,生活品质立马就下去了。

    另外一个城市,是完全未知的,未知的困难,未知的水土不服,未知的被认可,未知的朋友,未知的遭遇.......我不会后悔吗?我可以像他们一样潇洒的带走过去开始新的生活吗?我能确定离开就是美好的开始吗?

    反过来想,我还是应该有新的选择,正因为一切都未知,所有还有希望,我即使不能成为一个潇洒的流浪者,也可以成为一个安居乐业的家庭主妇吧,我会拥有自己的房子,装成最爱的巴洛克风格;我会拥有自己的依靠,不再需要为寂寞买单;我会拥有自己的大衣橱、大书柜、大床,而永远不必搬动它们;我会拥有小小的厨房,心情好的时候一边哼着歌儿一边卷着寿司饭。

    我为什么要在这儿跟自己死磕将青春奉献给摧残人的网购事业呢?也没有穷途末路到必须日日加班到深夜得到那点物质上虚荣的满足吧!

    顺德,跟我气场不和,我最多再搬一次,彻底离开你。

  • 2010-03-14

    我的酒肉朋友

    前天深夜,大概4点多钟的时候,接到向荣和晨打来的电话,两人都颇有几分醉意,加上颇有几分睡意的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向荣质问我,你丫多久没回来了。不是有武广吗,你丫不是买不起车票吧;

    晨就温顺一点,说,虎年我们争取至少聚一次吧。恩,那我要回去一趟了。在这个凌晨,突然脑海里放映着跟他们的每一次狂欢。

    那时候大家都没有钱,路边摊也吃的很开心,几个矮凳几瓶啤酒就可以半个晚上;

    那时候大家都有点文艺有点愤青有点忧伤,喜欢拉上王老师,聊聊电影聊聊音乐;

    那时候大家都以嘲笑彼此作为乐子,我们喜欢问方旭,为什么还没分手;

    喜欢拿欧文和我的身材做比较;喜欢逼向荣喝醉逗他玩大尺寸游戏;

    那时候大家都喜欢翘课,喜欢辱骂那几个讨厌的老师,喜欢在KTV里抢话筒。

    是的,就像前男友说的,我们是酒肉朋友。不过在我看来,大学四年,最真挚的感情、最豪爽的性情、最不拖泥带水的交往、最值得珍惜的回忆都在这群酒肉朋友身上,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改变了我的生活态度。我们不是那种天天一起去食堂吃饭你帮我打水我帮你占座位的朋友,也不是那种整天粘在一起晒太阳唠嗑的朋友,我们只会哪怕是深夜谁一声吆喝就凑到一块惺惺相惜舍不得分开。这样的聚会,总是能释放积聚的压抑和悲伤,在彼此的言语中获得力量、勇气和依靠,有些以为烂在肚子里也不说的话,我最后统统的毫不保留的告诉她们,也不会感到没面子。

    现在,一晃我都毕业2年,相荣也有了自己的八旗茶馆,其他的朋友们因为都考上了研究生而继续享受学校生活,他们比我幸福,据说还是经常聚会喝到烂醉,据说也会偶尔翘课出去逛街约会,据说还是为论文焦头烂额。 但我仍然知道,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下次见面,肯定还是要把向荣从牌桌上拽下来,然后他会嗤着那口黑牙对我说,娟妹子,好像瘦了也;晨肯定又会说,来师大这边吃嘛,我请你们去吃***;兔子最有可能在舅舅家外婆家家里来客人等等等等出不来;欧文或者应该带男朋友来见我了吧。

    而酒足饭饱后,我们一定会电话遥控远方的王老师和方旭,一个一个轮流对他们说疯话.

  • 2010-03-06

    胶片生活

  • 1、心中的Lolita

    回来的飞机上,前座是一个15、6岁的少女,她听着iPod,穿着粉色的蕾丝春装套裙,黑色保暖棉袜和平跟漆皮鞋,有点不搭,又说不出哪儿不好。亮色头箍,发色微微发红,时不时摘下耳机和身边的父亲聊,比如:现在我们的位置已经不属于云贵高原了吧,dad你的领带歪了,后来她竟然从背包里拿出一颗棒棒糖吸允起来。我一直都盯着她看,因为机舱的闷热,发丝紧贴额头,细小汗珠溢出,可能吸允的太过频繁,嘴唇亦愈看愈厚和饱满,漂亮得紧,看到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脑海里一直是形形色色的Lolita们在旋转。

    呵,真是个诱人的年纪,竟也都是自己曾有过的模样,Lolita永远是被这个世界宝贝着的天使吧,可是,没几年,她们就长大了,得去爱,去受伤,赶地铁上班,去结成婚姻,在菜市场里讨价还价,生育,身材变形,只穿黑色衣服,甚至是睡衣出门,或者嫁入豪门,装腔作势唯唯诺诺晃过一生。Lolita就像昙花,从不永恒。

    2、碎碎琐事

    花茶快没了,去网上找,都是颜色艳丽的很,一看就是色素浸泡过,不如我买过的粉嫩的花苞,花心也没有被提取过,泡两壶后仍然清香的很,得去找找那个店主的名片,要他寄一些过来才好。

    申通快递送了一堆水果过来,前段时间还送过一些点心,客气得很,但是办事效率还是低了一些,快递又经常出问题,长期这样,估计想帮衬他都有点麻烦。

    中午小娟煲了绿豆粥,我私藏了小锅在冰箱,谁叫我是靠粥度日的人呐。

    阳光持续明媚,遗憾的是隔壁装修,总扰乱我的春秋好梦。昨夜追看韩剧,看到双眼皮打架也不罢休,真实佩服自己。

  • 2010-03-01

    转而今夏

    继续用这个博客,原因是知道这块地的熟人很少,那就当做自己一个私密记事本好了。界面又简单清晰,挺喜欢,只希望巴士不要再像前段时间一样暂停服务。

    3月1日的顺德,天气持续高温,但有微风,这不坏。商标申请受理通知书下来,品牌唛头吊牌亦全部设计制作好,一周后是品牌T恤上线。仓库新招聘了2名。这两个站点,凝结了自己的心血和对电子商务的热情与坚持,要放开,是舍不得,但既然我只能选一个终点结束,就给自己多一些起点和过程吧,这一生,会够斑斓的。

  • 2010-03-01

    半食素者

    1、很抱歉,我还是做不到完全食素,起码鱼、鸡蛋暂时不能完全断掉,一是出于身体考虑,而是从食肉过度到完全果蔬需要一个过程。大概在30岁以前,是可实现的;

    2、这个世界上永远有比我更具天生情怀的人,比如Z夫妇,认识他们几年,见面甚少,但几乎每次都在他们的文字中获得感人肺腑的力量;

    3、皇冠的到来,伴随着一系列的可追究的恶意评价,但并没有全部撕破脸皮去处理,只是找到主店,点破一下,让她们好自为之。这些幻图破坏别人成就自己的想法,真是无逻辑的可以,我永远都不明白一个商人怎可这样狭隘愚蠢呢?

    4、陆续整理云南的相片,每一张都能引起长久遐想,那大概是一个适合于安详休憩的地方吧,那40岁呢,我还会爱它吗?如果会,我就去,什么也不要,天气好的镇上,一个身体不怎么好的老人,成天在院子里晒太阳,看|写小说,真是件有趣的事儿;

    5、今日与L去宝林寺,本地人果然信仰强大,十分虔诚,初一十五的寺庙,竟然人山人海,全是善男信女。烧了几柱香,求了带有蛇和鸡的护身符。略聊了一些彼此的近况和计划,因食素,便一同去粥家庄,竟因这般简单的出行,回来也是疲惫不已肌肉酸痛;

    6、无心插柳柳成荫,路过新世界买到一只好看的香薰灯,盛好精油,整个下午就在迷迭香中沉沉睡去;

    7、生活可以简单到:喝花茶或普洱、在家吃饭、冲凉1-2次、购买和食用水果、健胃消食片、蜂蜜,半食素、不谈感情、以最简单的方法处理工作、尽量减少与人交谈和在线、只散步基本不出行、不染发不追求品牌、穿着简单衣物,只戴天然玉石和银首饰、打15分钟火罐;

    8、图片是丽江中饭时,这种笑容,自己都欢喜。

     

  • 半夜一个人不去睡觉,换着签名档,去当当几本书来解闷。

    当然,比寂寞更可怕的是身体的糟糕,在雪山持续的高原反应,长期的疼痛,受尽了折磨。

    若不是因为亲情牵绊,我几乎不愿意活在这世上了。

    走来走去,又有什么意思;

    离开你靠近他,又有什么意思;

    赚钱然后花光,又有什么意思;

    我是多么无趣无信心的一个人,亦是多么猥琐软弱的性情,怎么可以要求我长此以往呢。...